20160626真理叫人得以自由

2016.6.26福音主日禮拜
經文:加拉太書五:1.
題目:『真理叫人得以自由』
『一個人並不能明白書中的內容,除非那人先學習去明白書中的語文及該書的寫作特徵。而宇宙這本書乃是以數學語言寫成………。』 ~ 迦利略 ~
『天體運行論』中的宇宙結構〈天體排列次序〉提到,最外面是恆星天球,其次為土星、木星、火星、地球、金星和水星,太陽位於靠近宇宙中心的地方並靜止不動,地球則每年繞日一周。這樣的天球秩序排列,改變了「地球」的意義,從此世界觀轉換到哥白尼至牛頓的世界觀,由世界中心靜止不動的位置,移到繞著太陽運轉的第三顆行星。哥白尼身為神職人員,又不依賴天文學維生,因此他以紳士的方式探討天文學。雖然哥白尼把地球為宇宙中心移為繞日的行星,卻未提供地球運動與變化的解說,他的論證缺乏觀察證據的支持。直到意大利天文科學家迦利略喜歡哥白尼主張『地球繞著太陽轉』的理論,以「移動的地球」理念提出『日心(地動)說』。經過一番努力與辨明,對哥白尼的理論他贊成說「很可能是真的」亦即是:雖然未經証實,但不久便會被証明是正確的。但是這理論卻違反當時教皇的「地心(天庭)說」的理論。在權威與鄉愿的無助環境下,1633年教庭要求迦利略公開宣誓放棄之前學說主張,而簽署悔過書,只判處終身監禁,永久軟禁在家。此時,遭遇所愛的女兒過世使之更加傷心喪志,不幸雙目失明,未得平反。於1642年1月8日與世長辭。
「從『天涯海角』的擔憂,到美洲『新大陸』的發現」。今天我們都自由了,真正的自由,不再無謂的懷疑與懼怕,因為找到真理,真理叫我們得以自由了。經過三個半世紀後,於1992年的10月31日,天主教梵蒂岡教皇若望保祿二世向世界,正式公開對迦利略道歉說對不起,並對其當年地動說理論的指摘教庭是錯誤的。
約翰福音八:32節「你們必曉得真理,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。」
世人相處相聚時,自然都會有他們日常的口頭語,如:吃飽否!無閒哦!出來行!你好!早安!而身為基徒是有一句共同問候語:平安。你有真正有『平安』嗎?什麼叫作平安呢?同樣,我們論及『自由』,什麼叫自由?自由的涵意真擴,有意思即是:隨便、啨採、自己來、不用管、放鬆、放縱;台灣話真貼切的一句『出頭天』。今天的世界政治社會局勢,若論「民主」就會與「自由」牽涉到。到底什麼是真正『自由』。
『自由』,目前美國這個國家享有最多自由,在1776年獨立革命時兩位偉大領袖:美國出生富蘭克林和英國人潘恩。單單對自由的定義就截然不同,富蘭克林說:自由在哪裡,那裡就是我的國家;而潘恩回答說:哪裡沒自由,那裡就是我的國家。換句話說,潘恩是獻身於追求自由的人,其熱誠而不計代價在各地致力於爭取自由。潘恩的態度就像今天加拉太經文中的使徒保羅,眼見政治、宗教對人類的壓迫,看到平民人們受到律法、規則、捆綁踐踏,使徒保羅認為其使命的重要性就是到沒有自由之處,如何要將真正的自由帶給世人特別是靈與魂均受捆綁的人。
論基督徒生命『自由』的事,加拉太書是聖經中最可明白真義的。加拉太書探討一個問題,就是當一個真正的基督徒,他的生命應該是怎樣?答案濃縮兩個字是『自由』,然而,上帝呼召我們只有在耶穌基督裡得以自由。加拉太書保羅寫信的目的是,基督徒可以發現自己成為上帝兒女的自由,保羅在此希望我們經歷生命靈裡最大的自由。
加拉太書與羅馬書、希伯來書一樣,以『因信稱義得生命』向我們顯明義人生命的源頭就是在耶穌裡稱義,關於基督徒的自由是生命與信心最完整的表達。加拉太書結構的綜覽:
一、 一至四章談『自由的福音』。
加拉太人遠離了自由的福音、其實自由的福音是直接從上帝來的,特別我們得救的恩典是藉著信心而有,非靠著怎樣的法統、傳輸、法律,甚至工作表現、家族傳承。
1.
二、 五至六章談『如何自由的生活』。
在自由裡要堅定站立、彼此相愛、順著聖靈而行,非以血氣肉體,並得結出聖靈的果子,對眾人行善、彼此相顧。
自由的福音是藉著信心得救贖,不是靠行為;是上帝『應許』的,而非『血氣情欲』達成。亞伯拉罕得到的應許是以他的信心,摩西的律法不能取代,改變這個應許。行為的義是信心稱義得生命之後所產生的善行,以致如聖靈進入生命中使人在生活裡結出了行為的果子。
神學家馬丁路德的一生與其生命的自由奮鬥許久。他曾費盡心力靠自己的善行,誠意尋找可根據的努力想要登上天堂之路。也立誓苦修、藉著贖罪之功德成義,想從人的行為尋求生命的自由釋放,然而愈努力愈感到沮喪無助。修會會長見到他的用心,給了馬丁路德建議說:「勿將信仰放在自己身上,而要放在基督的十字架上。」當他讀詩篇卅一:1「耶和華啊,我投靠你;求你使我永不羞愧;憑你的公義搭救我!」時,有一道微光進入他生命,照亮他的靈魂。他真正明白基督教因信稱義的這個真理,他的靈魂就得到真正的釋放與自由。
自由福音的好消息,是耶穌基督已成就了一切!祂親自成就了人不能靠自己完成的事,只有祂已使我們得以自由,我們就有自由。基督照我們父上帝的旨意,為我們的罪犧牲(稱義)捨命,要救我們(成聖)脫離這罪惡的世代。所以,基督教不只關心我們生命(稱義)死後上天堂得永生,也關心現在今生生活(成聖)的每一時每一刻。
〈加拉太書五:1〉說:「基督釋放了我們,叫我們得以自由。所以要站立得穩,不要再被奴僕的軛挾制。」基督教的福音就是從世界、世界之道、世界之罪惡裡的捆綁中得釋放,此時此刻就得釋放。基督拯救的福音,需要添加物嗎?就是有另附加其他條件的嗎?所謂恩典是白白的。保羅:「願恩惠、平安從父神與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歸與你們!基督照我們父神的旨意,為我們的罪捨己,要救我們脫離這罪惡的世代。但願榮耀歸於神,直到永永遠遠。阿們!」
當我還來得及的時候,我要這個自由。「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,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,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;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,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;他是愛我,為我捨己。我不廢掉神的恩;義若是藉著律法得的,基督就是徒然死了。」
十字架的象徵。所以「我斷不以別的誇口,只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;因這十字架,就我而論,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;就世界而論,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。」基督不是為了使我們有體面而死;祂的死是為了使我們成義的,祂死是為了改變我們的決心。我們是否裡面成為新造的人,我們以此測試我們一切敬虔的操練,你的內心是否改變了。 『我不以十字架為恥;我甚以十字架來誇口。』十字架是刑場中最可怕的死刑,如談到死刑的:電椅、絞刑、鎗決……等,我們會選擇。但耶穌時代的十字架刑具是極其恐怖殘酷的;但如今已全然不同,而更是人人羨慕愛戴的,為什麼?因為耶穌〈加拉太書五:1〉說「基督釋放了我們,叫我們得以自由。所以要站立得穩,不要再被奴僕的軛挾制。」
十字架使我從個人的自我抽離。十字架有如圍籬作用,木頭豎立再橫釘,一豎一橫一豎一橫,如籬笆。我來到十字架前,讓十字架把我跟世界隔離,在主的籬笆內,被接納、被歡迎、被十字架所關心。如此,世界於你它已經被圍起來了,你於世界有所分別。有人煩惱著信耶穌了,作了基督徒,那該要放棄世界有多少?大衛鮑森說『你倒不用擔心,因為世界會把你放棄的。』好人能數算自己的功德嗎?要積多少才夠呢?
我們宣告我得自由,是因我不屬於這世界,是上帝的憐憫與愛。不要想靠自己而得救得自由;我們只有靠上帝在耶穌基督裡的恩典,從十字架的圍籬裡我們被保護、被釋放、得救贖的!耶穌說「你們必曉得真理,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。」主耶穌就是『真理、生命、道路』。
因「基督釋放了我們,叫我們得以自由。所以要站立得穩,不要再被奴僕的軛挾制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