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牧師娘回首來時路

  • 受訪者 — 徐陳貌
  • 訪談者 — 周靜羚
  • 繕打者 — 陳美月、石金枝、黃惠謙
  • 編輯潤稿 — 黃惠謙

 

主聖手牽引帶領 尋找腳蹤

  我很膽小,因為膽小,所以需要依靠上帝,感謝上帝,讓我膽小,無論要做什麼都要依靠 上帝。我不敢談戀愛,怕選錯對象,違背上帝旨意,只願主的聖手牽我的手向前走,一生走在 上帝的道路中。我禱告了三年多,不敢跟人交往結婚,後來上帝應許我跟徐牧師結婚。

  55年前我們在關山教會結婚,這是上帝的祝福。關山的吳文志牧師,曾表示在南部傳道 無法吸引會眾,乾脆上山講道。後來孫雅各牧師娘來關山拜訪他,他跟吳牧師表達說原住民父 母忙於工作,沒時間照顧小孩,經常發生事故,很可憐,決定要在這邊辦幼兒園,因此決定培 訓師資。吳牧師建議:「請文治傳道的太太來擔任幼兒園老師,因她曾在台北教過幼兒園。」

  那天是我第一次跟孫牧師娘對談,孫牧師娘說:「我想要辦幼兒園,要開研習班,你可以 來培訓老師嗎?」我說:「我不會,雖然我是幼兒園老師,但我只會教小孩,不會教老師。」 她笑笑說:「你不會,我也不會,但上帝會。」因為這句話讓我沒辦法推辭,這句話直到今天都還清楚記得。她又說,當她遇到困難都一定會跟上帝商量,不是禱告,是商量,這兩句話是 至理名言啊!我既要服事上帝,就只能硬著頭皮接受,靠信心仰望神。當時有19個婦女來上課,有的還背著孩子,孫牧師娘說半年後要讓她們都能當老師,也只能照做了。在關山作了三年四屆,後來孫牧師娘又創辦了女子聖經學校,讓更多婦女受惠。

 

上帝感動來到樹林教會

  當時盧長老建立樹林教會,而後轉調大稻埕教會。大稻埕教會的牧師建議找徐文治來接任 樹林教會。我們其實不想接任,因為在關山過得很快樂,但是大家的盛情難卻,就想想不能只 照自己的意思,要傾聽神,於是我們禱告。同時張先生娘希望我們去鳳林教會,她說:「樹林 不好,有一條溪很危險。」當時我們確實也聽從人意己意,沒有來樹林拜訪,樹林的長老也沒 有來關山拜訪我們。關山教會的會眾捨不得我們離開,要送一台收音機把徐文治留在關山,但 最後上帝還是感動我們來到樹林教會。

  那時到了樹林車站,問路時,沒有人知道樹林教會在哪裡,即使是三輪車車伕也不知道。 一個路人指引我們說:「後車站田中央有間房子,上面有個十字架。」搭乘三輪車來稻田中央 的樹林教會,真是比不上關山教會,至少關山教會還在馬路邊。牧師館鎖著,沒人接待,只有 學生,我們就向上帝禱告,確認這是上帝的旨意。這裡以前是有錢人的房子,家道中落之後, 中間有個大廳就當做禮拜堂,從前在大街租屋做禮拜,要忍受街上的吵雜,後來買了這間,因為經濟不好,郭牧師還在後面養羊可以貼補生活,羊群甚至把樹木吃光光。晚上很熱鬧, 整晚田蛙一直叫不停,蛇也常溜來找食物,晚上聚會誰會敢來?徐牧師的媽媽裹小腳,我 們不敢讓她來,只好先從整理環境開始。

 

創辦保母班

        剛開始大約20人左右參與禮拜,會眾大多是外地的,後來有一些人出去開拓國語禮拜 堂。晚上聚會沒人敢來,只好去借對面的房子聚會。我們來樹林教會之前,樹林教會已經 有30幾年歷史,日據時代不讓基督徒做禮拜,以前保守的時代要信耶穌不容易。有一天孫 牧師娘從田邊走來,說:「你之前有在關山作保母教育的經驗,現在樹林也應該開拓,你 來做可以嗎?」當時,我來的第二年剛好懷孕。孫牧師娘說:「教會若照顧的好,保母班 也會顧的好,看看這地方很寬闊,有田有地,可以整理。」孫牧師娘動作很迅速,我四月 剛生完小孩,5月就開始整理,6月開始保母班開課。當時經濟不景氣,住旁邊工寮的房客 還不願意搬走,開口說要給一筆錢才要搬離。那時只能天天祈禱,很奇妙,週三早上鐵路 局太太居然自己說要搬回去南部,週四孫牧師娘就來了,跟教堂租房舍還付1200元租金, 1200元相當於牧師的薪水,在經濟不好時候,有這筆錢很好用。孫牧師娘動作很快,馬上 著手整理。一切開始上軌道,且教堂變熱鬧了,晚上燈火通明,以前時代沒電視可以看, 一群愛唱歌的年輕人就常來聚會。那時青年下課都來打球、唱歌。打成一片很快樂,甚至 有媽媽開玩笑說:「你乾脆住在禮拜堂不用回家了。」教會就像是大家庭。保母訓練班做 了16年8屆,事務所幫忙招生,菜也都有人現買送來,所以也不用買菜,一切都妥當。

        保母班創辦後教會更熱鬧,有野外主日學讓保母班實習。我們老師有蔡老師、介山、 介洋,保母班畢業前半年我就開幼稚園讓他們實習半年。當時孫牧師娘看見很多原住民的 事工無法照顧到的黑暗角落,像是雛妓,烏來教會周日早上七點就要做禮拜,禮拜天觀光 客一來,原住民做完禮拜就要接待觀光客,女孩跳舞招呼客人,甚至被帶去做雛妓。孫牧 師娘看了心裡很難過,她說:「我要創立職業班,讓她們有職業,燙頭髮、做衣服也好,我 要在你們樹林做職業班!」我說:「沒有場地。」孫牧師娘生氣說:「沒場地就要想辦法 啊!」說完就從書櫃拿出一本書【成功生活的秘訣】要我回去讀。那時候的樹林沒有人租 房子,大家都是自己的房子自己住,我被她逼得沒辦法,恰好當時樹新路的軍營旁正好有 人在蓋房子,好高興,感謝主!我就去向他租房子,做起職業班,請老師來教原住民女孩 燙頭髮、繡花、做衣服。

 

保母班的影響力

  保母班主要分成兩大部分:宗教課程和幼稚園的音樂、風琴。我教宗教課程、聖經故 事,牧師教要理問答。台南神學院當時有保母科,首聘的是郭老師,她帶的是速成班,學完馬上可以上場當老師,若還是不會,就留下來教到晚上11、12點才回去,等她睡了我才 去睡,就這樣影響了原住民。有一次我去尖石,有個畢業學生已經結婚生子了,在那裡教 幼稚園,她家是一間破草屋,什麼都沒有,但是買一台鋼琴給孩子。後來她的孩子讀新竹 師範音樂系。我曾在電視節目中看到一個優秀的音樂家,他的媽媽就是我們保姆班的學生 。也有學生後來當村長,把村莊變成環保模範村,他告訴我說:「老師,大學邀請我去演 講,我是樹林保母學校畢業的,但是我去大學演講呢!」她一點也沒有覺得讀樹林保母學 校很丟臉,開同學會時,看她把背包往肩上一揹說:「我要去某某科技大學演講」,一點 都不膽怯,實在是很棒很優質的學生。我想我們樹林教會的保母班,對原住民教會有很大 影響,也影響我們教會的青年,他們利用暑假去部落做短宣。

 

為主做工的精神

  短宣隊在南投,那時,讀台大農學院的王政雄、讀台大醫學院的王懷璇、讀音樂的張 義鷹和葉國基他們都去幫忙,雖然沒錢,大家都願意為上帝做工。我覺得這種為主做工的 精神不要斷。 王懷璇後來去美國還是繼續寄錢到烏來、南投,也設置醫藥箱。澎湖要設國 中時,沒有人要去,黃淑桂第一個自願去澎湖,張牧師更是自願去當校長。

  有次到了台北中會,牧師娘中有人分享說:「牧師娘好像婢女,掃地什麼雜務都要會 做。」 但是我覺得我像是母親, 若不是用母親的心態沒辦法做下去,像在長執會時,有 人問:「牧師娘,怎麼沒有茶?」那時真是像奴僕讓人差遣,但我用母親的心服務他們, 把教會的孩子當成是我的孩子。

  當時台灣的教會普遍都窮,要建堂沒有錢,教會空間小,提議建白色教堂時,有位姊 妹氣得站起來對牧師說:「牧師啊,你一直說要奉獻,沒人敢來作禮拜啦!」然而當時座 位不夠坐,我們期盼有新的教堂,雖然沒錢,最後還是把白色教堂蓋起來。40周年蓋白色 教堂,50周年蓋牧師館,當時沒錢,牧師館只蓋1樓和2樓,又要買500多坪的土地,壓力 很大,還好當年有買,十年前,王長老跟我說,我們樹林教會的財產有8、9億,現在不只 價值8、9億了。50周年蓋牧師館、買土地,60周年蓋教育大樓,當時阿娥曾說:「現在禮 拜堂坐不下,應該要想辦法,以前沒有錢,每個家庭都是做工的,還是要想辦法。」蓋教 育大樓很辛苦,要鋪石頭,也是婦女團契、青年大家出來一起鋪。林執事也說:「以前我 們一塊一塊的存錢也要做,現在有錢,更是一定要做。」蓋教育大樓時,牧師和弟兄姊妹 們同負一軛,雖然有請姚長老監工,但是姚長老氣喘,身體不好,牧師常半夜叫醒慕義、 慕仁起來工作,看哪裡鋼筋不夠就開始拌水泥、切鋼筋,兄弟倆跟著爸爸做工。

 

仁愛事工-學像耶穌

  過去仁愛工作有一項是舊衣回收,提供給山上需要的原住民。我要求大家要選擇完 好無缺的衣服捐贈,整理好才能拿來。當時樹林人都知道把舊衣服拿來放禮拜堂,武香 梅辛苦的整理衣服。在南橫附近有一位學生說他們部落很需要舊衣服,每年大約聖誕節 時,他們半夜開卡車來,一早就在門口喊著:「老師!老師!」我就趕緊打電話請李家三兄 弟環祐、環墀、環陵來幫忙搬。我擔心他們會把衣服拿去賣,就請武香梅搭他們的卡車 去看,卡車回到部落時,就開始廣播,請大家都來拿衣服。

  仁愛工作項目中,還有探訪痲瘋病院、孤兒院、啟智學校。教會沒有錢,仁愛工作 一年的預算兩萬塊,其實不夠用,例如:教會的會友春生出車禍變成植物人住在馬偕醫 院,院方要我們去探訪,每個月也要幾千塊幫忙他,錢不夠就是婦女團契大家私底下募 捐。孤兒院的鋼琴壞了,我們大家湊錢買鋼琴給孤兒院,到現在都還在使用。當時越南 難民潮,我帶老師們到高雄九曲堂,用遊覽車去載小孩和嬰兒來,一時之間孩子增加很 多,人手不足,我們的婦女團契也去幫忙他們洗澡、洗衣服,那時候真的是走進社會做 社會事工,我想到耶穌說:「要愛人如己!」最近我身體不舒服有時候會鬱悶,讀聖經 讀到耶穌說:「我餓了,你們給我吃;渴了,你們給我喝;赤身露體,你們給我穿;我 病了,你們看顧我;我在監裡,你們來看我。」耶穌看我們就像是他自己,我也想:「 主啊!我難受,就像是你在難受。」這對我是很大的安慰。我很尊敬的德瑞莎修女說: 「要把每一個貧窮人都當成是耶穌在照顧!」我很擔心我們教會失去這樣的精神。以前 我們是這樣做的,但是現在我們有錢了,我們在做什麼?

  過去山佳那邊沒教會,我們的教區,從柑園、山佳到光復新村(迴龍),我們去探 訪教友都是走路。後來陳敬義奉獻第一台福音車,大家終於可以坐車去柑園探訪會友。 那時張福山在開計程車,我們一部車曾經載幾十位會友,但大家都笑得十分開心,回想 起來雖辛苦卻滿是快樂。聖經裡耶穌說了一個譬喻,早上去做工的,跟傍晚才加入的, 工錢是一樣的。我感覺,一大早跟主一起做工的,雖然領的錢沒有比較多,但是快樂不 是用錢可以衡量的。聖經的意義很深,一般人不懂則會說那不公平,其實很公平,清早 起來跟隨主的快樂,金錢買不到。我在樹林教會牧會很快樂,如果我回天家了,你們就 幫我唱「樹林中有一間白色小教堂⋯⋯」真的很快樂,上帝的恩典滿滿,不過你們不可 忘記那個時代,不可不愛主,不可不愛弱勢。

  社會事工可以從外表看得到,但是「精神事工」更重要,才能讓我們走過三十年。 保羅說:「我傳福音是不得已,是被神呼召。」徐牧師二十四歲開店做生意,神卻呼召 他去當牧師,我知道神給我的這個伴侶是最好的,雖然我們生長環境不同,但我知道上 帝要我嫁給他。我常想,上帝怎麼叫我嫁這人,順服後才會明白。我年輕時讀北一女, 很多同學都嫁醫生,只有我嫁牧師,她們嚇一跳,說我選擇苦路。我31歲時來樹林,徐牧師35歲,我們來到樹林教會,牧師70歲退休,71歲離開,在這裡35年半,直到高牧師 來,我們滿36年。這當中只有上帝的恩典,倚靠上帝完成不可能的任務。

 

徐牧師娘的勸勉

  我剛退休時,去監獄、孤兒院,雛妓互助所,做到七十八歲,手術前一週,還是在 做,上帝說:「休息了啦!」讓我七、八年都不能動,也是在那些年中,讓我感受到兒 子的孝順,對聖經有更深的認識。有人說:「徐牧師娘,妳一生這麼熱心,做那麼多事 工,為何年老了還受苦?」但是這段歷程對我來說很重要。沒有親身歷練就無法體會, 古人說,如果你牙齒沒痛過,就無法體會牙痛的感覺。我腳水腫,醫生說:「你睡覺時 腳不能伸直」,最近醫治牙齒,也不能吃,我已經準備要歡喜回天家了。如果能跟以前 同時代的同工一起走更快樂!我常說:「我的會友都在樹林教會。」

  我們教會的錢要好好用,因為這裡面有寡婦的兩個小錢,寡婦獻出全部的錢,你可 以亂用嗎?以前主日學野外活動,坐遊覽車,會友的爸媽買幾個罐頭、饅頭,在海邊活 動,大家吃得歡喜,當時沒花多少錢。現在教會有錢,我打從內心感覺,更應該要走入 人群。耶穌如何疼我們,我們就如何疼別人,最要緊的是,如果你愛弟兄姊妹,就是愛 耶穌,很簡單,信和愛,是一體兩面,有信沒愛,有什麼益處呢?我們是否能繼承這些 簡單的真理呢?啟示錄有提到老底家教會富足,但是有愛嗎?期盼我們一起繼承屬天的 富足與精神上的富足,走入人群分享耶穌的愛。

右一  :  徐慕義長老
右二  :  李環祐長老
左二  :  徐 牧 師 娘
左一 :  周靜羚長老